山雨欲来

药丸

【修伞】开车要个p的名字

◇翻了翻自己以前的小清新,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开车

◇头一回写修伞,(即将)*我大男神还有点小激动呢

◇半小时激情弄个车头,剩下的考完试写…

夏日的夜晚燥热难耐,聒噪的虫鸣此起彼伏。苏沐秋翻了个身,贴上了枕边人湿漉漉的身体。

室内像个蒸笼,苏沐秋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想去厕所扑点水,才蹭到床边就被叶修搂住了。

“松手,热……”

没有反应。

苏沐秋怀疑叶修根本就没有醒。肌肤相贴的感觉不是很美妙,两个人的汗水黏腻地混合,苏沐秋听着叶修的心跳,只觉身上热得难耐。

“你起来——”苏沐秋推了推叶修,对方哼哼唧唧了几声,迷迷糊糊的凑过来,准确地找到了苏沐秋的唇,吧唧一声亲了一口。叶修又蹭了他半天,似乎终于清醒了,声音带着刚睡醒的低哑:“怎么醒了?”

“热啊……”

苏沐秋语气间满是黏糊糊的懒散,轻飘飘的从叶修耳边滑过,溶在仲夏夜的虫声里。叶修低头去咬他的耳朵:“睡不着了,不如干点别的事?”

苏沐秋好像没听到似的,安静地在叶修怀里窝了一会,他感受到叶修的某个地方在慢慢苏醒。

好久没做了,苏沐秋其实也有些心痒。他慢慢伸手,搂住了叶修的脖子咬了一口。

这是默许了。

【伞修】高考

◇老夫老夫傍晚吹着小风陪儿子看考场以及之后的故事

◇orz唉我的清淡风真是救不了了

“小宝啊,我们俩去你考试的地方看一看,你去不去啊?”

“啊?我就不去了吧?”

“坐了一天了,出去走走吧。”苏沐秋穿着短袖大裤衩倚在门边。

“嗯……好吧。”

苏小宝迅速洗了个脸,又套上了和两位父亲相同的装束,三个人溜溜达达的出门了。院子里的蔷薇香气扑面而来,苏沐秋掏出手机按亮了,那上边的屏保是在沙发上睡着了的叶修。

“七点五十六。”苏沐秋说。

苏小宝看了自己的手表:“我这是七点五十九。”

“看你自己的吧。”叶修说着,从兜里摸出一盒糖。

“我的表快了点。”

“用自己习惯的,考试的时候控制好时间。”苏沐秋说。

苏小宝点了点头。街道上两边种满了蔷薇,偶尔看得到几株月季。晚风吹来,一路花香。

“就在附近吗?住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这还有个初中。”

“不远,十多分钟就到了。”苏沐秋偷偷去捏叶修的手指,又被捏了回来。

苏小宝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他惦记着刚才那道解几,把自己活成一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小龙虾。

“想什么呢,记着路啊。考完试自己走回来。”叶修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可能是因为吃着糖。苏小宝没有回头,只是一边应着一边问父亲:“左拐吗?”

“左拐。”苏沐秋答到。

街角的酒馆亮着橙黄色的灯光,苏小宝抬头望了望,乌黑的树影见透着暗蓝的天,远处有一颗星星顽强的亮着。

是真的很近。到达的时候苏沐秋看了手机:“八点零八。”

“十二分钟。”叶修道。

“这里环境还不错啊。”苏小宝站在伸缩门前四处张望了一下:“能考出个好成绩。”

苏沐秋笑着:“那好啊,赶紧去北京找你姑姑吧。”

“你舅舅都帮你把实习安排好了。”叶修补充道。

“他不是说什么也不管吗?”苏小宝问。

“听他瞎说吧,比谁都操心。”叶修似乎是笑了:“还说考试那两天要给你吃清淡点的,别吃坏了。”

回去的时候换了一条路,苏沐秋走在前面,三个人一起穿越了一条步行街。街上的男女穿着衬衫西裤或套裙,苏小宝觉得自己的着装可能有些问题,苏沐秋和叶修却好像没有任何不适。

“这条街有一些高级会所和酒馆。”苏沐秋解释着:“但是风景很好。”

步行街中央有个小广场,叶修在喷泉边往里看:“有鱼。我记得嘉世附近的公园里也有这么个池子。”

“是啊,你还记得?”苏沐秋站在他身边:“我们经常穿过公园到菜市场去,有一次路过的时候池子里还有一条鱼蹦哒出来了。”

“是,你把鱼抓了回去,还到公厕洗了手。”叶修回忆着:“那天菜市场门口好像还有车祸,现在想想,真是要谢谢那条鱼。”

“是吗,我都忘了,哈哈。”苏沐秋笑了:“嗯,感谢那条鱼。”

回到家的时候还不到八点半。苏小宝回屋洗澡去了,苏沐秋和叶修在客厅坐着。

“没想到小宝还是没走职业选手这条路啊,虽然他也挺喜欢游戏的。”苏沐秋感慨道。

“说不定如果你当年也有书念,也能学得不错。”叶修窝在沙发里看着他切水果。

“那当然,我妹妹可是大学教授呢。不过现在很好,如果我真的去读书,就见不到你了。”苏沐秋凑到叶修身边,亲了他一口。

叶修搂着他的脖子回了一个吻,轻声道:“嗯,特别好。”他想了想,又说:“也不一定见不到,万一我没能出走成功,可能在大学里就见到了。”

“然后我们就会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校园恋情,一起实习,工作,结婚,白头到老。”苏沐秋用指腹蹭了蹭叶修的唇。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平行世界啊。”叶修笑道。

“是啊,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的。”

“彼此彼此。”

END

——————————————

只可惜你们也是平行世界(顺便说一句,那条鱼就是我)

不过,伞修其实已经是联盟里最幸福的cp了啊

因为,他们没有生离,只有死别

不,不能说是死别,苏苏一直都陪伴着叶修,从此你一生悲欢喜乐,我还是一直都在你身边,与你一起担忧,一起幸福,幸甚此生,看你白头到老

苏沐秋就是叶修遮风挡雨的一面墙,我不管他们就是最甜的cp!

嗯最后祝即将高考的同学们考试顺利,也祝我自己考试顺利啦੧ᐛ੭

如果周泽楷去代言旺仔牛奶

数学课上的摸鱼,p2万恶之源……

旺仔牛奶新包装,从此吸周更方便!!!【不】

半分钟涂一只小王
杰希超可爱的!!!

我和叶修很不一样

但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就是还会喜欢苏沐秋

很多很多年

【伞修】日落城市

开车,两个青涩少年的车……

文不扣题,车技不行orz凑合看吧

结尾有惊喜

京城轶事1—14


◇hin久以前的脑洞了
◇私设极多,架空,ooc是肯定的orz
◇主角大概是老王&老孙&小孙,无cp,cp自见昂

1
孙翔做了三年亲王两年皇帝,自认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是从小扎根在心中的阴影是不会消散的。
那就是怕舅父。

2
王杰希其人,天生异相,相传出生时京城上空有青鸾盘旋,久久不去。
王杰希本人表示,都是谣言。
王杰希生在王太傅家,上头有一个大姐。王大姐嫁了皇帝生了娃,成了皇后;没过几年,王杰希跟随他老子的脚步,从少傅做起。
顺便说一句,他只比他外甥大五岁。
五岁又怎样,架不住王杰希十二岁中了状元,从此青云直上,风光无限。
醒醒吧,该搬砖了。王杰希会这样告诉你。
中了状元对他来说,结局就只是,帮姐姐看孩子。

3
说起王杰希就不得不说孙哲平。
这位王爷也是个人才,三岁的时候就能背文章数十,深受老皇帝喜爱,当即封了亲王。后来他哥继位了,清剿异母兄弟十数人,他毛事没有。
那必须没事,他是亲弟啊。宫里上蹿下跳的娃娃孙哲平遇见了跟着老爹进宫规规矩矩的王杰希,俩人一来二去就成了玩伴,顺便撮合了哥哥姐姐。
但要让他们重新来过,他们也许是不会选择这条路的。
养孩子,实在是太难了。

4
王杰希第一天任少傅时,皇帝已跑出京城,带兵打群架去了。他姐不管事,他姐的婆婆也不管事,一上朝只看见皇位边上站一个太监,太监边上站一个孙哲平。
王杰希大为惊讶。
孙哲平就手一推,太监哎呦一声,自觉下了楼梯去了。
王杰希的表情变幻莫测,终于把笑忍住了。

5
当天王杰希就见到了孙翔。
不是之前没见过,只是从今往后要一起学习的,身份地位可就不同了。
王杰希走上前去,清清嗓子正要一礼,这熊孩子十分高兴地嗷了一嗓子“舅舅”,窜天猴似的扑进他怀里了。

6
“这是师傅送你的见面礼。”
王杰希一本正经地将一碗黑糊糊的东西搁在书案上,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
孙翔立时痛心疾首道:“舅……老师!学堂乃是书香之地,不可使吃食渎之。”
办完公事来看热闹的孙哲平:呦呵原来这是碗吃的,我还以为是墨汁儿呢。

7
不得不说,十年过去了,孙翔从七岁长到了十七,书读得如何不提,随机应变能力大有提升。

8
七岁的孙翔每日未时是要写字帖的,习的是他舅的字。
而这时候的王杰希,一般就在学堂的另一侧和孙哲平下棋。
几乎每一天,孙翔都会因为写得不好被罚再写五页。
终于有一天,孙翔的字得到了王杰希的表扬。
“写得不错,想吃什么?舅舅给你做。”
“不不不,舅舅我写得很不好,我还要再努力。”
“……那你再写十页吧。”
“……好的。”
孙翔不想写的,但他的求生欲给了他写下去的力量。

9
可是如果除去求生欲不谈,幼年孙翔简直是一只皮猴子。王杰希在的时候他也许是一只普通猴,但王杰希不在的时候,他就会变成美猴王。
……这已经是今日第五次孙哲平听到窗外侄子路过时的吵闹声了。
孙哲平按着太阳穴问:“王少傅呢?”
太监道:“回禀王爷,今日休沐。”
干。
孙哲平起身出了门,对浑身是泥的侄子道:“皇叔看你根骨清奇,今日起教你练剑。来,先扎个马步。”
于是孙翔十五岁第一次出征前天天都有了武术课,剑倒是没练成,扎马步却给了他日后的发展很大助益。
至于根骨清奇……哦,孙哲平是随口编的。

10
“娃呢?”
“窗外扎马步。”
“哦。”王杰希落子:“将军。”

11
“我想下围棋。”
“可以。”
“……算了。翔儿呢?”
孙翔掉湖里去了。

12
“我们应该专门为翔儿找一个武术老师。”孙哲平道。
“对。”王杰希附和。
“翔儿快八岁了,是个大孩子了,可以自己做主。”孙哲平又道。
“对。”王杰希又附和。
“翔儿想学战矛。”孙哲平望向叶修。
叶修摊手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厉害。”王杰希道。

13
叶将军,单名修,没有字。十五岁翘了家,和小伙伴保家卫国去了。二十三岁海晏河清,光荣撂挑子,回京养老。擅战矛,封号斗神。
但是他现在十四岁,还是个孩子。正和另外两个十三与十二岁的孩子讨论一个更小孩子的前程问题。
而更小孩子孙翔,现在正在门口试图将叶修的战矛拿起来。
……他失败了。砸到脑袋,哇哇大哭。
难道七岁的孙翔不能为了爱流一次眼泪吗?!

14
“我怀疑你侄儿是被当年那一矛砸傻的。”
“也许。”
孙翔十二岁第一次上朝时,他的两个家长在廷上窃窃私语。
“儿臣以为此事可行!”孙翔豪情壮志发言道。
“新开的豆汁店如何?”
“下了朝一起去尝尝吧。”

TBC

憋了一个月的设定,我终于把它写出来了,可喜可贺。

【段子】冷CP开车四连

◇树黄,乔韩,伞周,王张

◇作者有病

先来一段树黄
树:上来自己动啊
黄少天:啊~啊~啊~啊~啊~啊~

再来一段乔韩
乔一帆:前、前辈……这样可以吗……
韩文清:用力点

伞周我早就有过代表作了,再来一段
苏沐秋:小周,好吃吗?
周泽楷:///////嗯……

最后一段王张
张新杰:你不对称……啊……啊……
张新杰:你、你不啊啊啊~~唔、啊~
张新杰:啊、啊~轻、轻点啊……

——————

树黄是最有理由让受自己动的CP吧

我理解中的王张就是八个字:不服是吗,艹到你服

没了。

今天去文具店买小企鹅玩偶发现太丑之后偶然遇到的

带回学校才发现正好是七只

我爱轮回

【伞修】黄少天无言以对

◇有点长的段子,为糖而甜
◇又名:是谁把叶修宠成了一条咸鱼干
◇……作者有病

黄少天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

那是第五赛季的一个夜晚,蓝雨客场对霸图。彼时赛季刚开始不久,霸图粉还沉浸在夺冠的喜悦和连冠的幻想中——黄少天觉得冠军一定是蓝雨的。

上嘉世变动很大,少了一个气功师,队长苏沐秋又换成了神枪手职业。虽然双秋组合的配合似乎更加完美了,但是毕竟两个人带不起一个战队,新打法还是需要磨合。加上霸图的新配置,嘉世上赛季未能卫冕。

那有什么,再抢回来还是一样的。因为有关系而坐在休息室等待比赛开始的苏沐秋手里端着一盒冰激凌,伸着长腿毫不在意地想。他又挖了一勺冰激凌伸到叶修嘴边,叶修张口舔掉了。

黄少天不小心进错休息室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啊,苏沐秋。黄少天茫然的想。那旁边的人就是叶秋吗?

苏沐秋注意到了他,对他点点头:“你好。有事吗?”

黄少天语无伦次地答道:“苏、苏队长好。”

苏沐秋笑了,就是那种让他的无数死忠迷妹们为之疯狂的微笑。黄少天下意识地去看了一眼靠在他怀里的、疑似叶秋的人,看到了一脸明显的嫌弃我与嘲讽。

这绝对是叶秋本秋无误了。黄少天想。
可是他们、他们两个……

“快化了。”叶修不耐烦地抱怨着,又转向黄少天:“有事吗你?不会是走错了吧?现在的孩子啊……”

苏沐秋闻言顺从地又递过去一勺,叶修很自然地张口吃掉了。苏沐秋收回勺子,同样很自然地舔干净了勺子上残余的冰激凌,又去挖下一勺。

之后苏沐秋像是才想起他似的转过身,笑着说:“蓝雨的休息室在对面哦,下次不要再走错啦。”黄少天眼睁睁地看着他又舔了一次刚从叶修嘴里拿出来的勺子,意犹未尽地眯了眯漂亮的眼睛:“比赛我们会看的,加油,去吧。”

黄少天浑浑噩噩地转过身,连话都忘了讲。他身后的叶秋不知道被怎么了,嘀咕着:“别碰……你干嘛给他加油。”

在他关上门的前一瞬间,黄少天恍惚间听到“我们积分比第二越多越好啊”……

原来他们是一对小 gay gay 啊。黄少天猛然意识到这一点,打开了对面的门。

距离黄少天大脑重启并将此事传遍全蓝雨还有十五秒。